上帝的教会

安商洪与母亲上帝

洗净灵魂的污垢的母亲上帝

洗净灵魂的污垢的母亲上帝

10月 13, 2016

    1 洗净身上的污垢   有一天和女儿一起去了澡堂。 因为每天因店里的事情繁忙,所以直到凌晨才回家。 感觉和女儿相处的时间较少,所以平时我尽量挤出时间陪女儿。 一想到今天可以洗净身上的积垢,心情也随之轻松。 我从小失去了母亲,所以从来没有跟妈妈去过澡堂。 因此,与女儿一起洗澡的时间对我来说十分有意义。 看到在澡堂戏水的女儿,我也感觉很幸福。 虽然,女儿已经是中学生了但是在我眼里依然像6岁的淘气鬼。 我跟女儿从温泉出来各自拿着搓澡巾开始洗身上的积垢。 过不久,女儿喊着让我帮她搓。 但是,搓女儿的后背的时候,却出了很多黑黑的积垢。 女儿可能觉得不好意思,说疼不要再搓了。 我很想帮她弄干净,但是女儿却不耐烦的拒绝了。     2 醒悟母亲上帝的恩惠  ...

非常确实的真理【上帝的教会】

非常确实的真理【上帝的教会】

9月 25, 2016

       不知从何时开始,父母间的感情变得非常不好。每天晚上都是听着争吵的声音哭泣着入睡,因不想留在那样的家里,所以也曾离开家,很长时间过着彷徨的生活。很想找到真正的幸福和爱的我,也曾流着眼泪向上帝祈求,希望能快点结束这痛苦的时间。        某一天,去上帝的教会的人给哥哥传了话语。哥哥把那位请到屋里,然后倾听了话语。我也是对那位的话语感兴趣并好奇,但是因到了去工作的时间而没能听很长时间。        ...

母亲上帝—与奶奶一起打芝麻的日子

母亲上帝—与奶奶一起打芝麻的日子

2月 5, 2016

帮奶奶打芝麻的一天,所想到的点点滴滴~

母亲上帝—母亲的心

母亲上帝—母亲的心

1月 29, 2016

        最让我感到幸福的莫过于女儿微笑的模样。为了让女儿笑,有时我故意做出滑稽的表情。每当女儿微笑的时候,压在我肩膀上的忧虑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女儿不笑,我的忧虑变增长好几倍。          ‘饿了吗?哪里不舒服?有什么问题吗?’          整天为女儿担心,我的心从未休息过。          期待这女儿将来笑的更多,有时我也做过严厉的妈妈。因为知道领悟和学习后的微笑越发美丽。          想必天上母亲的心情也这样吧。           “母亲常让我们笑,给我们力量。”          有一次, 有位姐妹通过影像聆听母亲话语后这样说道。母亲告诉我们圣经话语的时候,也讲有趣儿的话让我们高兴,以儿女们的微笑为幸福。        ...

上帝的教会—记忆

上帝的教会—记忆

1月 15, 2016

记忆中的母亲上帝的声音,唤醒了我们心中的灵 “一定要回天国故乡”

渴望成为现实(上帝的教会,母亲上帝,安商洪)

渴望成为现实(上帝的教会,母亲上帝,安商洪)

12月 25, 2015

渴望得到上帝的保护,寻找上帝的所有灵魂,上帝都会赐予救援的手,让我们回到父亲母亲在的锡安

奉献所结的果实(上帝的教会,母亲上帝,安商洪)

奉献所结的果实(上帝的教会,母亲上帝,安商洪)

12月 18, 2015

看到了,通过服务奉献使灵魂引向救恩的福音通道~

撒该得变化(上帝的教会,韩国安商洪, 母亲上帝)

撒该得变化(上帝的教会,韩国安商洪, 母亲上帝)

11月 11, 2015

   人虽然看外貌,但上帝看的是内心(撒上16章7节)在看外貌的人们的眼中,撒该就是罪人,但看内心的耶稣,他却是耶稣来寻早的“失丧的人”。人们藐视他。歧视他,远离他,但耶稣却先靠近撒该,向撒该伸手,即使在人们的议论之中也要住在他家。      撒该被如此珍惜自己的耶稣的爱感动,在瞬间突然变化了。说要将自己的财产分给穷人。只知道自己,在长久的岁月中即使在同族的指手画脚和藐视中也依然拼命敛财的他,将财产分法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迎接了肉身来临的上帝,领悟到上帝的深爱之后,他转变了至今为止的价值观和目标。这是舍弃肉身的祝福,选择属另祝福,并领悟到了最有价值最宝贵的事是何事。    ...

【上帝的教会】寻找失散家人的心

【上帝的教会】寻找失散家人的心

10月 23, 2015

想想母亲焦急的心吧……

母亲呼唤“来!”的时候 (母亲上帝、韩国 安商洪)

母亲呼唤“来!”的时候 (母亲上帝、韩国 安商洪)

10月 15, 2015

母亲呼唤“来!”的时候 (母亲上帝、韩国安商洪) 妈妈从很久之前就患有顽疾。虽然有爸爸和三个弟弟,然而一直都是我在身边听妈妈倾诉,陪她聊天。这样的我结婚去国外生活,对妈妈来说心中的空位子无法填补,感到很孤独。我也一样。离开妈妈在他乡,每当面临痛苦和煎熬的时候,感到孤独凄凉。妈妈经常给我打电话,说想我了,让我回一趟家。但我忙于工作,无法抽出时间。 有一天凌晨3点,我的手机响了。 “姐姐,妈妈去世了。” 听到弟弟悲痛的声音,瞬间犹如被困在黑暗中,好久缓过神来。丈夫一连几次问我是什么事,我也没说出一句就昏倒了。当我醒过来时,以为是在做梦。但是丈夫安慰我要坚强,这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现实。 立马跑到机场买回家的机票,但票已售尽。无奈次日才到家,妈妈的葬礼已经办完了。没能见上妈妈的最后一面,就那样告别了妈妈。...